上海哪个寺庙放生,上海寺庙史话

二、天津巴西龟放生地点1、玉佛寺都监淦泉法师,出任寺庙住持(方丈),着手整理修葺,逐渐重复旧观,最近,博物馆送还了前面提到的洪武二年所铸大钟,文物保管委员会又归还了...


一、贵州哪里适合放生蝎子

1、寺庙是名闻中外的古刹,也是上海名胜之一。

上海哪个寺庙放生,上海寺庙史话

2、今春观音诞承该寺方丈淦泉法师之邀,参观修葺重光后之庄严庙貌,一进山门,便见黄色照壁上朱复戡老先生所书四个擘窠大字:“赤鸟古刹”。赤鸟,乃三国东吴大帚(孙权)的年号,算来已是一千七百余年的佛寺了。寺庙历史当真如此悠久?笔者就以此事向淦泉法师请教。这位方丈对寺庙的历史便作了赅要的回顾:

3、“赤鸟古刹”,是有史可证:据宋代杨潜所撰‘绍熙云间志’(绍熙乃南宋光宗年号,自公一兀一一九O年至一一九四年);寺庙初名重元寺,始建于赤鸟十年(公元二四七年)。寺址原在吴淞江北岸。吴淞江就是现在的苏州河。这个说法,还有唐代道宣大师所作‘释迦方志’的旁证:“西晋建兴元年,有二石像浮于吴淞江,吴人朱膺迎至沪滨重元寺。像背一题“维卫”,一题“迦叶”,(“叶”音雪)。建兴元年,乃公元三一三年,距赤鸟十年已六十六年。那时就有了重元寺,建于赤鸟年之说,自然相当可靠,而淦泉法师却认为,除了这个旁证,还有一个重要根据…研究江南佛教史的人,都知道有这么两句话:“经来白马寺,僧到赤鸟年。”前一句说明:佛教经典都来自洛阳白马寺。后一句说明:直到赤鸟年闾,方才有僧来到江南传播佛教。第一位来到东吴的高僧名叫康僧会(在晋朝之前,和尚皆以师姓为己姓。到了晋代,始政为以“释”为姓)。佛教始入中国,是在东汉明帝永平十年(公元六七年)。这年,明帝遣使蔡惜至西域迎佛法,至月底,听天竺高僧迦叶摩剩和竺法兰讲经说法,大为叹眼,乃以白马经,迎至洛阳。明帝大悦,次年便于洛阳束郊建白马寺。从永平十年至赤鸟年间,相隔达一百七十年之久。在这样长的时间裹,佛教尚未能从中原传到江南,可见当时尽管有统治者的提倡,尚未能普遍流传,因为佛教和中国传统的儒教大相迳庭的。如:儒教主张: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可毁伤”;佛教出家为僧,便要“斩断三千烦恼丝”。又如儒教特重“不孝有无后为大,一;佛教却要舍家离俗。别的不说,单这两样,不要说士大夫受不了,就是普通老百姓也看不惯:遭到反对、抵制,自是意料之中。所以,僧到各阳,虽早在一世纪六十年代,到江南,却迟至三世纪四十年代。

4、不过;来得虽晚,兴得却快。这位康僧会虽来自天竺,却懂得中国帝王的心理——欢喜灵异、神通。因此,他一到建康(吴国都会今南京),就“为权(孙权)感得舍利,以示灵应”。孙权“因大起寺译经。由此江左大法郁兴”。(‘高僧传’)这个寺,就是大报恩寺,乃江南第一大刹。皇帝带头,臣民自然响应,各地随之广建佛寺。寺庙应运而生,自在情理之中。传闻与寺庙差不多同时兴建的名刹,今天尚存的还有苏州的北寺,上海的龙华寺。

5、从这番旁征博引,说明“赤鸟古刹”四字,寺庙确实可以当之无愧了。

6、那末,赤鸟以俊,寺庙的沿革义如何呢?到了唐代;改名永泰禅院。再到北宋真宗人中祥符元年(一OO八年),始改称寺庙,以迄于今。南末宁宗嘉定九年(一二一六年),由于江水冲击,寺身摇摇欲堕,善男信女便把寺迁至芦浦沸井滨——这就是今天寺庙的所在地。尽管元、明、清三代中,屡废屡兴,寺址却始终不改,屈指算来,寺庙在这裹定居,亦已七百七十八年了。

7、再就寺的规模而言,元明两代相当宏伟。有两样文物可以证明:一是目前尚保存完好的铸于明太砠洪武二年(一三六九年)的一口大钟。二是大殿的古代柱础。明末清初,逐渐衰败。到清乾隆六年(一七四一年),礼部侍郎麦焕重修大殿。过了三十七年,乾隆四十三年,徽州人孙思望又捐资重修。与此同时,寺僧大海又将寺内一株曾经自焚的银杏古树,请能工巧匠,雕成十八罗汉和韦像。太平天国时代,上海是一个重要战场,寺庙一带又为兵家所必争,几度拉锯后,当然难免一焚,幸存者唯大雄宝殿屋壳一具而已。至光绪六年(一八八零年),住持僧鹤峰苦行募化,得到杭州巨商胡雪岩以及上海士绅姚曦、李朝觐、唐景星等人捐助,重新动工重建。第二年完工,落戍之日,恰逢农历四月初八释迦牟尼诞辰。鹤峰借此机会,举行盛大浴佛典礼,欢庆开光,善男信女来者甚家。从此,年年四月初必兴庙会,历久不衰,再过四年,至光绪十年(一八八四年),住持僧正生,再次扩建,东西两廊郎于此时建成。到清末民初,这座规模宏大的寺院,便成为上海一大游览胜地。

8、后来上海市区愈益向西扩展。一九一九年,寺庙濒临的沸水滨被填没,辟作马路,郎命名寺庙路(现南京西路)。此后,沪西一带,日益繁荣,寺庙香火随之大旺。寺僧便在大雄宝殿以东,修建了一座三圣殿,以供香客礼拜。到了四十年代,由于开拓马路和有势力者的巧取豪夺,原来大雄宝殿以西房屋,都被改成商店,连山门也不能幸免。到一九四五年抗日战争胜利之俊,住持德悟法师又在原山门东首,另建新山门,并把门首著名的“天下第六泉”疏浚一通,又在涌泉旁边建立了一座印度阿育王石柱,建成之后,还在涌泉石栏和阿育王柱四周围以铁栅,以为保护。

9、一九五三年四月,住持持松法师,又在寺内建立真言宗(密宗)坛场。每年春秋两季,举行修法大会,宏扬密法。

10、奈何好景不常,十年浩轫中,寺庙亦遭了浩轫,寺内佛像、藏经、法器、文物,或焚或抄,毁坏、散失,荡然无存。房舍也被占用。一九七二年,占用大雄宝殿的印花品厂,又不慎于火,全部焚毁,仅存焦椽数根。一代名刹,几乎化为乌有。

二、天津巴西龟放生地点

1、玉佛寺都监淦泉法师,出任寺庙住持(方丈),着手整理修葺,逐渐重复旧观,最近,博物馆送还了前面提到的洪武二年所铸大钟,文物保管委员会又归还了浩劫中抄走名贵文物中,如八大山人名画,文征明真迹“琵琶行”行草长卷等珍贵书画。

2、淦泉法师对于大钟物归原主,最感兴趣,因为他想到了陆放翁的一篇名著“泰州光孝寺复兴记’,内中提到:光孝寺也曾彼金兵焚毁,仅剩大钟一口,而大钟幸存,戍了光孝寺重光预兆。

3、洪武古钟,扨俊归来,象征了佛日重辉,古刹复兴的肤兆!

4、摘自《内明》第174期

5、
《上海佛教》

6、上海市佛教协会在1986年6月创办会刊《上海佛教》,初名《上海佛教通讯》,系不定期佛教内部刊物。1988年1月,经上海市新闻出版局批准发给内部期刊登记证,改为定期季刊,并定名为《上海佛教》,由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题签。《上海佛教》由邵钟、游有维、蔡惠明、王永元、申宝林等组成编辑委员会,邵钟为主编,游有维为顾问,蔡惠明、申宝林任执行编辑。该刊以“注重知识,富有新意”,“宣传爱国爱教,推动弘法利生,就教言教,各宗并弘,契理契机,形式多样”为宗旨。主要栏目有:教理研究、四众论坛、人物述林、佛教史料、修持浅谈、诗苑咏怀、小品文萃、新护生画、世界之窗、四众信箱、佛教文摘、见闻觉知等。

7、上海东林寺坐落于上海市金山区朱泾镇东林街150号,原名观音堂,元朝至大元年(1308年)由僧侣妙因创建,距今已近700年的历史,皇庆二年(1313年)改为东林寺,为浦南地区单体建筑面积最大的元、明、清建筑群,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。在700年的风雨中,屡遭战乱、火灾,又屡次重建。1987年,东林寺尚存的一座大殿被上海市人民政府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。2007年重修并扩建,于九月正式对游人开放。现又经过改造重建,拥有亚洲最大的室内佛像,高约34米。东林寺周边的商业圈——东林坊也已经出具雏形。

8、[金愿桥]漫步踏入园中,金愿桥便首入眼帘。整桥采用精铜而制,桥栏桥面均饰中国传统风格精美铜雕,造型生动,别具中华古典之雅气。桥两旁分别坐落国内首创之铜制钟鼓楼各一座,格局呈对称之美。辟径直入园内可见至20余米高千佛门一扇,门面刻有小佛上千,真可谓“千里佛音入,万世皆佛声”。

9、[钟鼓楼]乃东林寺内主要殿堂式建筑,为四方重檐的殿楼式,古蕴天绝,色调雄浑,极其雄伟壮丽。两大铜殿左右对置,均为镏金铜顶,殿内分别放置一口铜钟与一部击鼓,为我国第一对铜质钟鼓楼。整座殿堂气势雅观,浑天独厚,平日里阳光灿烂之时,直照整座殿身金碧辉煌,独具佛家大道之气韵。伴随着晨幕的钟鼓敲击,整座寺院笼罩在一片肃静祥瑞的生气中,叫人心然独畅。

10、[五佛冠]园林之内有一山体奇观,细观之乃一佛祖身形,头顶宝冠,呈卧立态,在阳光照耀下,佛韵灵光徐徐闪烁。最为引人注目的自然为僧侣所戴象征着五智佛来的宝冠,名曰“五佛冠”。宝冠释意取自密宗义理金刚乘教义这“五佛五智”,认为只有拥有法界体智、大圆镜智、平等性智、妙观察智、成就智等五智方能达到“菩堤”,酝为玄奘高僧修行密宗时所戴。此冠四周由五莲瓣围绕,每片瓣面各塑有佛教经典释义图案,描绘了以观世间菩萨为主的佛教故事,构思独特,造型生动、唯美,观者无不为其巧妙绝伦之构造所折服。


参考资料

相关文章